捕鱼达人攻略
路遙作品集
分享到:

第一部 第53章

所屬目錄:平凡的世界 第一部    平凡的世界作者:路遙

陽歷年過后陰歷年還沒有到來的時候,北方進入一年中最寒冷的季節。在這些日子里,山鄉圪嶗有些不講衛生的“懶大嫂”們,冷得不想出門,往往就讓自己的娃娃把大便拉在炕席片上,然后把狗喚過來給他“打掃衛生”,因此就有了那句著名的鄉諺“三九四九,隔門叫狗”……氣候的確是寒冷啊!

可是在這個冬天里,孫少安的心頭卻熱烘烘的。

自從兒子降生以后,他突然覺得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意義。一個作了父親的男人才真正感到自己是個男人。

秀蓮生孩子后,大部分時間里都是他母親過飼養院這邊來侍候。妻子奶水很旺,因此麻煩事不多,他很快就正常出山勞動了。

往日在地里,他常貪活,總嫌太陽落山太早。可這些天來,他卻怨太陽遲遲地不下西山——他急著收工,好跑回家去看親愛的兒子。

當他急切地跑回家,撲上炕,看著自己的親骨肉一對黑溜溜的眼睛望著他的時候,他就忍不住欣喜得鼻子一酸,他趕忙俯身去親吻兒子的小臉蛋,卻讓秀蓮把他的頭掀在一邊。妻子嗔怒地說:“你那副嘴巴把娃娃都親疼了!”他也就嘿嘿笑著退開了。他的秀蓮更豐滿了,圓臉紅潤潤的,帶著做了母親的幸福——多么滿足啊!

但是,當無比歡欣的情緒過去以后,生活本身的沉重感就向他襲來了。

現在,孫少安更加痛切地感到,這光景日月過得太硒惶了!兒子來到這個世界上,他作為父親,能給予他什么呢?別說讓他享福了,連口飯都不能給他吃飽!這算什么父親啊……連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都養活不了,莊稼人活得還有什么臉面呢?生活是如此無情,它使一個勞動者連起碼的尊嚴都不能保持!

按說,他年輕力壯,一年四季在山里掙命勞動,從來也沒有虧過土地,可到頭來卻常常是兩手空空。他家現在盡管有三個好勞力,但一家人仍然窮得叮當響。當然,村里的其他人家,除過少數幾戶,大部分也都不比他們的光景強多少。農民的日子,難道就要永遠這樣窮下去?這世事難道就不能有個改變?

作為一個整天和土地打交道并以此為生的人,孫少安知道,這一切不幸都是一村人在一個鍋里攪稠稀造成的。說句反動話,如果讓他單干種莊稼,他孫少安就不相信一家人連飯也吃不飽!

有一天,他突然想起,前不久他到石圪節赴集時,聽安徽跑出來謀生的一個鐵匠說,他們那里有的村子,現在把生產隊劃成了小組,搞了承包制,超產還帶獎勵呢;結果莊稼都比往年營務得好,農民不僅吃飽了飯,還有了余糧。少安當時象聽神話傳說一樣,把安徽鐵匠的話沒當一回事。吹牛哩!難道你安徽就不是中國的地方?

現在,他心想:也許真有這事哩!這辦法當然好嘛!這樣一搞,就肯定沒耍奸溜滑的人了。而現在一群人混在一起,干多干少大家都一樣,因此誰都不出力,結果一年下來都受窮!

少安馬上心血來潮地思量他領導的生產隊能不能也這樣搞?

他盡管只有高小文化程度,又是個農民,但他憑直覺,感到“四人幫”打倒一年多來,社會已經開始有某些變化的跡象了。平時,少平經常看報紙,也給他透了不少外面的消息和國家大事。他知道,現在又提倡學雷鋒了,上大學也不再是推薦,而是象文化革命前一樣要考試:并且還提倡學文化知識;有本事的人也開始吃香了。許多被打倒的老干部也恢復了名譽;報紙上還號召開展社會主義勞動競賽哩!最重要的是,去年七八月份,群眾擁護的鄧小平又恢復了職務……孫少安想,他把一隊分成幾個承包責任組,來它個社會主義勞動競賽,不是也符合中央的政策嗎?

但他又知道,這種“理論根據”是很牽強的。現在上級還號召叫農村批判資本主義道路,抓階級斗爭,學大寨,赴昔陽。他還聽少平說,報紙上登了個消息,說外地一個社員挖了些藥材沒交公,就被村里的政治夜校批判了三天三夜……

這樣一想,孫少安萌動的勇氣就又不太足了。他象所有的這一代中國人一樣,在不斷的政治運動的驚濤駭浪中長大;知道這事弄不好會給他和家庭招致無窮的災難。他想起前幾年,他就因為給社員多劃了點豬飼料地,被拉到公社批判了一通……

不過,在以后的幾天里,這件冒險事一直在他腦子里盤旋糾纏,無法擺脫;這叫他痛苦不堪。

有一天,他突然又想:我為什么不和隊里的社員們商量一下呢?人多主意高,說不定這事還有門哩!再說,只要大家都同意,也就不要他孫少安一個人擔風險了!

這樣想過以后,他就立刻去找一隊的副隊長田福高。他想先和福高通通氣再說。

他沒有想到,福高聽了他的想法,竟然高興得手在大腿上一拍,說:“我看這事敢做哩!咱個農民,怕個球!他公家還把咱老镢把奪了不讓受苦嗎?干脆!咱把隊里的社員召集起來,看大家的意見怎樣?如果大家都愿意這樣干,咱就干!球!怕甚哩!”

少安一看副隊長對這事如此熱心,把他心中的火又燃旺了。他對福高說:“既然你支持,咱今晚上就開社員會!”

當天晚上,一隊的社員們都聚在了飼養員田萬江的窯洞里——這是一隊的“會議室”。往常,開會前總有許多人涌到隔壁少安家里鬧騰耍笑半天。今天隊長門上別著紅布條,示意媳婦坐月子,外人不得入內。

當社員們聚齊以后,少安就把他和福高商量過的意見。給大家端了出來。

這個空前大膽的設想,先把眾位鄉親驚呆了。

緊接著,飼養室里頓時象煮沸了一鍋水!

所有與會的人,都紛紛爭搶著說話。幾乎所有的人都支持這么做,并且一個個情緒非常激昂。莊稼人都明白,只要這樣做,那今年下來,一隊家家戶戶恐怕都要大囤冒尖小囤流了!

這群泥腿把子窮得都瀕臨絕境,因此沒有那么多患得患失;這么嚴重的離經叛道行為,甚至連后果也考慮得不多。這樣做,個人、集體都增加了糧食,為什么要拒擋他們呢?干!頭腦熱烘烘的莊稼人,已經沉浸在一片激動之中。他們已經紛紛議論起怎樣分組;分組后怎樣勞動;有的甚至描畫這樣一年下來,他們的光景日月將會如何美氣……干脆!一不做,二不休,趁熱打鐵,現在就研究著往開分!

在眾人的鬧哄聲中,小隊會計田平娃已經在炕桌上鋪開了幾頁白紙,準備記錄大家的意見。眾人立刻你一句我一句地吵開了。

弄了大半夜,莊稼人還連一點瞌睡也沒。這些沒文化的農民,竟然搞出了一份叫人大為驚呀的“文件”——田平娃給它起了個正確的名字:合同。

現將其中的一份抄錄于后,無興趣的讀者可以跳過不讀,有興趣的不妨瀏覽一下——雙水村大隊第一生產隊一九七八年農業作業組生產合同經協商,第一生產隊(甲方)與第三農業組(乙方)訂簽七八年生產合同如下:一、生產任務:定土地220畝。夏田103畝,其中小麥83畝,復種蕎麥10畝;秋田117畝,其中玉米60畝、谷子15畝、糜子25畝、蔓豆10畝、其它豆類7畝。二、交隊產量:小麥12940斤、玉米17700斤、糜子3550斤、谷子3300斤、蔓豆1700斤、蕎麥800斤、其它豆類1190斤。

三、定工:按照各種作物的工序和組內社員投肥,共定工3140個。其中工序工(見附表)2340個;組內社員投肥工2800個。

四、投資:投化肥2300斤、農藥款10元。

五、獎賠:全獎全賠。所定工序如有一道工序未搞,除扣本工序定工外,再扣總定工的10%。

六、說明:組內搞副業需經生產隊批準。其收入隊、組各半;隊按1.50元一個工給組記工。

隊長:孫少安(簽名)

第三農業組長:田福林(簽名)

第二天上午,孫少安拿著這些“文件”進了田福堂家。他向書記詳細匯報了一隊今年的這新打算、新辦法;并且把開會的情況也給書記說了。

田福堂聽了這事,就象耳朵邊響了一聲炸雷,都懵了!他半天弄不懂倒究發生了什么事!

但有一點他很快明白了過來:一隊長膽大包天,準備帶上社員走資本主義道路了!

他一時不知該對少安說什么。

本來,他自己可以毫不猶豫地一口否定這無法無天的行為。但聽少安匯報說,一隊的社員都擁護這樣做;并且是全體一致通過的。這樣一來,他就先不能忙著表明他的態度了——當然,他就是立即表態反對,他也肯定是正確的!這樣做,一隊的社員就都會罵他田福堂;而這個隊大部分又都是他的同族人。如果田家圪嶗的人起來反對他,那他田福堂在雙水村就成了孤家寡人。不能!先把少安這小子打發走,讓他想一想再說!

他于是就對等待他表態的少安說:“這么大的事,我田福堂一個人怎敢給你們表態?你先回去,等我和大隊其他人開會研究后再答復你們!”

少安就馬上從書記家告辭了。

田福堂手里拿著少安放下的“材料”,就象拿著一顆即將爆炸的手榴彈,慌慌忙忙地把孫玉亭叫到了家里。

孫玉亭一聽這情況,立刻震驚得張大了嘴巴。他激憤地說:“毛主席老人家一去世,人的心膽越來越大了!竟敢明目張膽走資本主義道路!這還了得!沒王法了!”田福堂譏諷說:“你們家出了大人物,敢領著群眾造社會主義的反!”

孫玉亭堅定地說:“誰反對社會主義,我就反對誰!別說是我的侄兒,就是我父親現在活著,他反對社會主義,我也堅決不答應!

田福堂說:“不論怎樣,你侄子已經鬧騰成了這個樣子,你說怎么辦?”

“把那小子捆起來!扭送到石圪節去!”孫玉亭氣憤地說。“也不必這樣。咱是不是先開個支部會,看他們其他人怎說?”

“這還要開什么支部會哩?”孫玉亭說,“這明擺著是走資本主義道路嘛!他們其他領導人還敢支持嗎?干脆,別再費這神了,你趕快到公社匯報去!”

孫玉亭一下子提醒了田福堂。對!這么嚴重的路線斗爭,不是雙水村能夠解決了的,應該馬上向上級匯報!田福堂說走就走,騎上自行車很快動身去石圪節公社,找白明川和徐治功匯報去了。

與此同時,孫玉亭連家也沒回,火急火燎地找到他哥孫玉厚,讓他趕緊說服孫少安不要再執迷不悟;否則,恐怕公安局的法繩就要套到他娃娃的脖子上了!

那晚上的社員會孫玉厚沒有去參加,因此并不知道兒子闖了這么大的亂子。

他緊張地聽完玉亭的敘說后,立刻拉著弟弟到一隊飼養院去找兒子。

老兄弟倆來到飼養院,因為秀蓮坐月子,按鄉規他們不能進家去。

他們就把少安從窯里叫到院子來。

兄弟倆立刻圍住他,連說服帶嚇唬,讓他趕緊聲明不再“胡鬧”了。孫玉亭還建議侄兒主動到公社投案,好爭取黨和政府從寬處理。

少安一看兩個老人這么驚慌,心里煩亂極了。說心里話,他對這事也沒有什么把握。但現在已經騎到了老虎背上,也不好輕易下來。盡管一般情況下他都老成持重,但有時也有年輕氣盛的一面,事情究竟怎樣,現在還沒最后定論呢!他不能答應兩個老人的要求。再說,事到如今,這事就不是他孫少安一個人的,而牽扯一隊的幾十戶人家呢!他平靜地對兩個老人說:“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。但既然已經這樣了,那就要好漢做事好漢當!你們先不要管,有什么差錯我自己承擔!”

這老兄弟倆沒想到少安這樣回答他們,氣得一時不知如何是好。

孫玉亭一看侄兒冥頑不化,干脆一擰身回家去了。哼!到時吃了虧,甭怨你二爸沒提醒你小子!

孫玉厚一看玉亭走了,自己便抱住頭蹲在寒風地里,急得幾乎快要哭了。

少安見父親這樣痛苦,就勸他說:“爸,你別這樣。你先回家去,讓我一個人想想再說……”

孫玉厚看當下說不轉兒子,只好罵罵咧咧地走了……當田福堂氣喘噓噓地趕到公社,向白明川和徐治功匯報了雙水村的“嚴重政治事件”后,公社的兩位主任也驚呆了,從白明川來說,他不久前心里也閃過這種設想,但很快就知道這不過是一種天真的想法而已——他沒想到,孫少安這家伙竟然這樣干開了!

兩位主任意識到事情非同小可,公社也不敢處理,就立刻用長途電話向縣革委會的領導作了匯報。

這消息頓時使原西縣革委會炸了!

馮世寬很快召集常委們緊急開會——討論雙水村出現的嚴重的資本主義復辟傾向。

在會上,馮世寬沒等大家說話,他自己先嚴肅地對這件事進行了批判性分析發言。在發言中間,他停頓了一下,立刻指示一名常委出去給各公社打電話,看其它公社有沒有出現類似的情況;如果出現,要立即制止,狠狠批判,嚴厲打擊!

馮世寬發完言后,李登云和馬國雄接著發言,堅決支持馮主任的意見。但副主任田福軍提出,縣革委會能不能心平氣靜地研究一下這個新情況呢?另外,是否可以不必忙著處理這事?他建議先由縣、社、隊三級組成一個聯合調查組,把具體問題調查清楚再做結論也不遲!

田福軍由這個問題,轉而很沉痛地論述了全縣的農業生產情況。他大膽地指出,他們村子出現的這個情況,也許能反映了全縣農民的一種情緒。孫少安的這種做法是否正確,可以討論;但目前農村既然已經貧困至極,人們就得想辦法維持自己的生存。作為管農業的副主任,田福軍立刻給常委們擺出了一灘數字:一九五三年全縣人均生產糧九百斤,而去年下降到六百斤,少了近三分之一。從五八年到七七年的二十年間,有十六個年頭社員平均口糧都不足三百五十斤;去年僅有三百一十五斤,而其中三百斤以下的就有二百四十一個大隊、四萬一千多人,占全縣人口的三分之一。四九年人均生產油品九斤二兩,去年下降為一斤九兩……社員收入低微、負債累累,缺吃少穿。勞動日值只有二、三角錢,每戶平均現金收入只有三、四十元。超支欠款的達二千三百戶。去年國家貸款金額近一千萬元,人均欠款五十多元。社員欠集體儲備糧一千三百多萬斤、相當于全縣近一年的征購任務……

田福軍羅列完這些數字后,痛心地說:“我們是解放四十多年的老革命根據地,建國已經快三十年了,人民公社化也已經二十年了,我們不僅沒有使農民富起來,反而連吃飯都成了問題……”

田福軍發完言后,常委們都沉默了。

大家知道,他說的是事實。但事實歸事實,問題歸問題。

歸根結底,總不能讓農民去走資本主義道路吧?

馮世寬的激動情緒也平息了一些。他沉吟了一會,說:“你們先談著,讓我打個電話,把雙水村的情況向地區領導匯報一下,看上級有什么指示……”說完他就出去了。

一刻鐘以后,馮世寬回到了會議室。他向常委們傳達了地區革委會主任苗凱同志的指示:堅決制止!

這是“終審判決”。大家都再不言語了。

常委會決定:立刻通知石圪節公社,堅決制止雙水村的資本主義復辟傾向。對于當事人孫少安,因其計劃在事實上還沒有實行,不予處分;但責成公社通過適當的方式,嚴肅批評教育這位生產隊長。另外,針對這種新出現的問題,縣革委會要立即專門發一個文件……這也許是整個黃土高原農村的第一次自發性改革嘗試——在短短的時間里就以失敗而結束了!

下一章:
上一章:

117 條評論 發表在“第一部 第53章”上

  1. 草·帽哥說道:

    田福軍講的都是實話。他羅列的各年人均口糧都是真的。那時所說口糧都是毛糧。懂得毛糧嗎?稻谷是毛糧,大米才是細糧,小麥是毛糧,面粉才是細糧。100斤稻,能加工60余斤大米。祘一下,那時一個農民一年才給吃好多糧。
    看了田福軍的發言,我都哭了。

  2. 么么說道:

    那時的干部除了田福軍少數幾個都這么迂腐,文革害死人啊!!

  3. 小稻草說道:

    這不是文革的錯!

  4. 好勇說道:

    新的機遇即將來到,分田到戶,責任制

  5. 萬俟子兮說道:

    日子真不容易

  6. 飛云說道:

    新中國很窮,過日子跟小百姓人家過日子是一樣一樣的,在不寬裕時,只能節衣縮食,才能辦需要辦的大事,家里節衣縮食為給兒子結婚買房,國家節衣縮食為的是立于強國之林,幾個吃貨只知道餓,用腦子想過問題嗎?路遙是傷痕文學的急先鋒,打擊貶低的就是文革,凡是文革的都反對,路遙先生,你了解毛主席高瞻遠矚的思路嗎?想過如何與美蘇周旋嗎?那么大了,只知道嗷嗷叫著吃,不是白癡就是別有用心。

    • 龍爪凌光說道:

      路遙才是有良知、有遠見的作家—-就知道歌功頌德的那是馬屁精,中國近代為什么落后?就是因為腐朽的社會制度造成的,當權者昏庸糊涂,圍繞周圍的多是馬屁精,這種制度當然會造成國家落后、民不聊生

    • 普通人說道:

      吃都吃不飽,你還有心思高瞻遠矚? 不可否認,人類社會原始的欲望就是生存,部分思想家以及革命家的出現時為了人類更好的生存,但那畢竟是少數,也必須是少數,人人都是思想家,人人都是高瞻遠矚,你覺得可能嗎?

    • 不畏浮云遮望眼說道:

      路遙的書寫的很矛盾,他在刻意丑化那個年代。說窮的每天喝湯,試問喝湯能有力氣干體力活?又說少平能在家比學校吃的飽。又說少安喝湯,老婆給他偷拿給奶奶備著的饃,說老人吃不了多少,每天騰五六個干什么?田曉霞來了,又要煮水餃。真是窮的揭不開鍋啊。我已經忍受著快讀完第二部了。路遙路遙,八十年代反毛的旗手。《平凡的世界》典型的時代反毛作品。我看不到鼓舞人心的正能量,到處都是在抱怨、挖苦,說謊!這本書之所以能紅火,就是符合了八十年代反毛的特色。

    • 匿名說道:

      這不是節衣縮食的事,是制度的問題,公社人人一樣,哪來的積極性呢,沒有積極性怎么激發人的全部潛能,當代中國為什么能夠發展,在于激發了人的全部潛力

    • 曾經滄海說道:

      對于層主這種人才,我覺得應該委以重任,把他送回那個的年代,去執行偉大領袖的“高瞻遠矚”。讓他食不果腹,衣不遮體的去與“美蘇周旋”。

    • 路漫漫其修遠兮說道:

      高瞻遠矚?老毛倒是沒餓著

  7. 飛云說道:

    新中國很窮,過日子跟小百姓人家過日子是一樣一樣的,在不寬裕時,只能節衣縮食,才能辦需要辦的大事,家里節衣縮食為給兒子結婚買房,國家節衣縮食為的是立于強國之林,幾個吃貨只知道餓,用腦子想過問題嗎?路遙是傷痕文學的急先鋒,打擊貶低的就是文革,凡是文革的都反對,路遙先生,你了解毛主席高瞻遠矚的思路嗎?想過如何與美蘇周旋嗎?那么大了,只知道嗷嗷叫著吃,不是白癡就是別有用心。文中有許多自相矛盾的地方,如果仔細讀會發現。寫書要憑良心說事,查查路遙祖上是不是地主啊,哈哈哈

  8. 吃麻花D3貓M1說道:

    不論書中怎么說,我覺得凡是適合廣大勞動人民切身利益的方法才是好方法。

  9. 一個農民的兒子說道:

    當時中國內外的情況就是那個樣子,毛澤東是非常愿百姓過上好日子的,他的一切努力都是在為百姓過上好日子,而且是公平的,不像現在這樣貧富不均,分化嚴重。文革不是他主觀的錯,很多方面是別人借他的名干出來的。所以,縱觀中國革命的歷史,不能把文革的錯和當時中國的困難歸給于毛澤東,還是那句話,沒有毛澤東,就沒有我們新中國,沒有今天

  10. 一個農民的兒子說道:

    路遙的作品寫出當時的情況,這是真的,但不能說毛澤東就不希望廣大農民過上好日子了,毛澤東一生是革命的一生,是為人民利益奮斗的一生,文革的錯誤,不是他主觀的錯,而是被別人利用了他的名聲,干出來的壞事,兩個反革命集團使他正確的思想沒有能得到全面的貫徹執行,毛澤東一生為人民謀利益,希望人民都富,而且是公平的富, 不像現在貧富不均兩極分化嚴重。所以,那一句說得好,沒有毛澤東,就沒有新中國,沒有今天

  11. 狂奔的雅蠛蝶說道:

    錯,沒有共產黨才沒有新中國。毛澤東都不敢說自己怎么怎么樣,你這是個人資本主義,拖出去槍斃。

  12. 說道:

    其實大家可以去了解一下四人幫 以及 文化大革命的內容 我在看這篇文章的時候 我也是一頭霧水的 但我深切的知道 毛澤東他自己心里挺后悔當時的文化大革命 但是 如樓上所說 很多問題都是別人借著他的名義搞出來的運動
    以上是個人觀點 手下留情

  13. 小小的世界說道:

    這是黎明前的最后一點黑夜,堅持下去,光明即將來臨!

  14. 人性根本說道:

    孫少安懂得分析當時的農業生產情況, 有治理的想法,可是沒能力未能得到實施,還被批評真是冤

  15. 垂釣說道:

    想到姐夫王滿銀因販賣幾包老鼠藥而被勞教,自己也因為社員謀點福利多劃幾分豬飼料地而受批判,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,哪有勇氣去做被后來證實是多么正確的事情,少安啊,你真的很不容易

  16. 垂釣說道:

    田福軍作為縣革委會副主任,常委委員,身上沒有一點官架子。他實事求是,走村串鄉,掌握了大量反映農民生活極端貧苦的資料;他心地善良,苦農民之苦,急農民之急,看著被饑餓得奄奄一息的農民時,硬是冒著違規受處罰的危險,流著淚打開儲備糧倉;他敢于說真話,不昧良心,他才是真正的百姓父母官的代表。他的靈魂,在那個顛倒是非黑白的年代,是多么高潔啊!

  17. 垂釣說道:

    形而上的意識形態的改變,往往是一個艱苦而又漫長的過程,而這個過程,往往又是用血淚鋪就的。

  18. 垂釣說道:

    是非之間往往就只隔了一層窗戶紙,但要捅破它,非堅船利炮不行。

  19. 綠野仙蹤說道:

    那時的農民真的是太苦了,田福軍是當時的好干部,但太少了;文化大革命是被黨內的壞人利用了,毛主席也有責任,但那時的干部不自私啊,貧富分化不大,現在‘白貓黑貓,抓住老鼠就是好貓。’的不負責任的謬論,把中國已帶入溝里了。

  20. 李大膽說道:

    平凡的世界我已經看了好幾遍,我也經歷過那個年代,其始本書很多地方是欠真實的,我也是農民,當時農村并沒有象書中寫的那樣貧窮.社會主義建設正漸入佳境,卻被鄧小平的包產到戶搞的現在的社會貧富分化極為嚴重,人的倫理道德極為下?,現在才是極大的災難.恐怕路遙們都沒想到.

  21. 婉璐說道:

    按說,他年輕力壯,一年四季在山里掙命勞動,從來也沒有虧過土地,可到頭來卻常常是兩手空空。他家現在盡管有三個好勞力,但一家人仍然窮得叮當響。當然,村里的其他人家,除過少數幾戶,大部分也都不比他們的光景強多少。農民的日子,難道就要永遠這樣窮下去?這世事難道就不能有個改變?這就是少安站高一線看格局,用親身體會分析當前的狀況。把土地承包制分到小組,超前的意識他的想法如果不被一群官僚否定,當時應該是1977年,比84年土地承包到戶提前7年。這是什么概念啊!

  22. 哈哈說道:

    都系資本主義好啊

  23. 麻辣小龍蝦說道:

    黎明即將到來~!

  24. 九五說道:

    他們用強有力的國家機器,禁錮著人們的思想;有為其辯護的喉舌,控制著輿論,麻痹著人心。道貌岸然卻卑鄙無恥的黨棍,宣揚高尚的信仰,卻干著最骯臟的行當。

  25. 九五說道:

    激進……總好過愚蠢。世界上有很多聰明人都被扣上過‘激進’的帽子,他們是如此卓越、超脫于時代,卻遭到鄙夷。

  26. 田園說道:

    看了回復,感覺真好笑。真的,好多那個時候過來的人,怎么思想比苗凱還死腦筋啊。文革過了幾十年了,還有好多人還念文革?真想罵人。特別是飛云,你看看他講的話,真的是個十足的混蛋!!!!!講什么革命道理。這種人該死。還有你大膽,估計也是一個失敗者。對不起,不該罵人。 我比少平小幾歲,80級高考上的大學。那個時候人真是手腳完全被箍死了。小時候,雖然沒餓過肚子,但撿過煤渣,打魚撈蝦。當時家里的油鹽都是雞蛋換來的。記得有一次家里給1角4分叫我去買鹽,當時鹽1角5分,家里就是沒有多余的1分錢。我那個囧啊,就不停滴在路上尋思能撿到一分錢。得虧田埂上真的撿到了1分錢,才買到了鹽!!!毛主席去世的時候,正拿著兩包搭的蝦子,去冶金大道賣。下午3點,路上公汽上的人都伸出頭來,聽廣播訃告。。。。。。那時候人人真是窮啊!而且思想真是窮啊。飛云,大膽還顛倒黑白,真的是該被時代淘沙了。

    • 曾經滄海說道:

      讀書為的是明理。但是總有少數人越讀越糊涂。沒文化又沒影響力的人愚癡只是可笑且可憐。有文化以及影響力的人也愚癡,并且引導人們跟隨他們的錯誤思想,就是可恨且可恥了。

  27. 田園說道:

    2000年左右吧,記得有個工人,班長吧說。文革幾好哦,那個時候,工人,干部都拿一樣的工資,地位也差不多。真是無語,你看那個你大膽也是不是這個思想? 典型的國人的一種思維。 我就不懂了,有的人現在成天吃肉,文革時說心里話有肉票從來就沒錢買,還說文革怎么好怎么好。因為他看不慣別人當主任,工資比他高一倍,就不舒服了。反正,文革還是好啊,都一樣窮。后來,這個班長被我返聘后,那種社會主義病立馬就改了。其實,人都是很現實的。

  28. 天朝文科生說道:

    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就這么停了?感覺好失望

  29. 天冀說道:

    簡單的問題,弄得復雜,這就是唯人不唯天道,唯心不唯科學的后果。這偷奸耍滑、機會主義者、投機鉆牛角的施展手腳的天地〈〉〈〉〈〉〈〉〈〉〈〉〈〉〈〉〈〉〈〉〈〉〈〉〈〉〈〉

  30. 把頭埋到沙子里說道:

    是非觀還是要有的,我沒經歷過那段歷史,不好評判,不過人要是活到連飯都吃不飽的程度,那還不如起來鬧革命

  31. 4399火炎龍說道:

    安徽鳳陽小崗村首批實行的承包包產到戶制度,這個時候只會越來越普及,部分迂腐的人也無法阻擋歷史的潮流!

  32. wanggong18說道:

    路遙寫的是歷史的事實,那時就是有的人家吃不飽飯,承包到戶后大家的日子都好起來的。

  33. 倚天屠龍說道:

    以前是干純社會主義,到頭來是大家吃不飽,現在是干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,把人從思想的禁錮中解放出來,才有發展

  34. yzw_journey說道:

    思想的愚昧,注定會限制了發展,唯有解放思想,大家的生活才會越來越好。

  35. 匿名說道:

    1、苗凱、馮世寬之流現在還少嗎?
    2、毛胖子死的有些晚,死早一些,估計國家就不會蒙受這么久的人禍;

  36. 匿名說道:

    這篇杜撰的不自然吧,

發表評論

最近更新
隨機推薦
捕鱼达人攻略 零点棋牌手机版官网 爱波网足球指数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公式 学生食堂赚钱吗 20选5今天是啥号 大神娱乐官方网站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德州扑克怎么才玩的好 贵州快3 英雄杀手斯坦因